新闻热线 0891-6325020

您当前的位置:西藏新闻网 > 非遗 > 文艺馆 > 民间文学

纳木错神女的传说

2013年12月11日 16:46 来源:    加央西热·次旦顿珠 字号:

离开青藏公路穿过当雄县城向北驶去是一条隐隐约约伸向娜根拉山谷的驮队古道。在过去的岁月里,年年都有成千上万的牦牛驮队组成上百方阵前往盐湖驮盐。如今,已经萧条的古道上再也难以听到驮盐人撼人心魄的吆喝声和哨声,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寂静、崎岖的简易公路把游人们引向念青唐古拉山脉的娜根拉山口。

站在娜根拉山口,向北眺望,前方有念青唐古拉山脉主峰——唐拉雅秀和世界第一大咸水湖——纳木错。“纳木错”是藏语,意思是天湖,对湖面海拔4700米的纳木错来讲,“天湖”这个名字真是再贴切不过了。天气好的时候,凡与绿和蓝相近的所有色彩都会呈现在湖面上,让人进入梦幻一般。身处这样的自然当中,使人觉得,人除了伟大的思维,显得异常的渺小,渺小得不能存在,没有存在的理由,是依附于伟大上面的寄生虫。

纳木错作为著名的佛教圣湖,在它周围包括日处、修行洞、寺院以及纳木错18道山梁(其中一梁在北面)、有18个岛屿(其中一岛在南面)等50多处圣地。扎西岛就是其中最重要的圣地之一,在《纳木错祈祷经》中说:“在圣地扎西岛的周围,有两千八百菩萨的驻锡地,为奇异的自然景观而祈祷!”据说每到羊年所有菩萨和神灵都到扎西岛集会,为圣湖进行加持,使她更加圣洁、灵验,给众生带来富裕、幸福。纳木错是我们牧民的生命之湖,与我们的精神世界和物质生活无法分离。它的雨水滋润着我们并不丰美的草场,它的传说充实着我们单调的生活,我们亲切地称纳木错为“福绿的纳木错母亲湖”。这一点,我在后来采访都加寺住持曲扎先生时了得到了印证。

牧民借助想象的翅膀,创造了丰富多彩的神灵世界,给那些冷漠的不可证服的雪山和湖泊赋予了强烈的生命色彩,为它们编造了浩如烟海的婚丧嫁娶、生儿育女的故事,创作了人神相互交错的多彩纷呈的精神世界。有趣的是造物主也为牧民编造这些故事创造了有利的条件。藏北的神山圣湖几乎双双成对——念青唐古拉山与纳木错(湖)、岗底斯山与玛旁雍错(湖)、达尔果山与当惹雍错(湖)、西亚尔山与俄亚尔错(湖)等等。关于纳木错与念青唐古拉山神,在藏北牧民中流传着这样一则有趣的传说故事。

相传“纳木错是帝释天的女儿,念青唐古拉的妻子”。它们的造像分别为:念青唐古拉——头戴盔甲、右手举着马鞭、左手拿着念珠,骑白马;纳木错——腾云驾雾地骑着飞龙、右手持龙头禅杖、左手拿佛镜。念青唐古拉山在北方诸神灵中最具权威,它拥有广大无边的北方疆域和丰富的财宝。

在纳木错北岸一座不大的山坡上住着一位叫扎古恶脸的赞神。扎古恶脸法力无边,以狩猎为生。

一天,太阳风从东方升起,朝霞给至高无上的念青唐古拉山戴上明晃晃的金冠。扎古恶脸挎上弓箭别着大刀去打猎,路遇一条黑蛇和一条白蛇正在厮杀,那白蛇威风凛凛,钳嘴卡住黑蛇的头甩来甩去。当他晚上满载猎物归来时,又见黑蛇占了上风,黑蛇那山洞般的大嘴死死地掐着白蛇甩来甩去,白蛇已奄奄一息,半死不活。扎古恶脸想想说:就把白蛇当成天神,黑蛇当做魔鬼吧。于是,他拔出大刀把黑蛇砍成两截,救了白蛇的性命。

过了几天,扎古恶脸又在出猎的路上看见一头白野牛和一头黑野牛顶架。白牛像一座高高矗立的雪山,每一次攻击都使黑牛只有招架之力。等扎古恶脸晚上归来的时候,黑牛高高举蓬松的牛尾,两只黑洞洞的鼻腔冒着青烟,嘴里闪着火焰般鲜红的舌头,白牛已被顶翻在地。扎古恶脸心想:这白牛可能是天神,黑牛可能是魔鬼。他用野牛肋骨做成的弓箭射死了黑牛。

扎古恶脸刚到家里,念青唐古拉山神化为凡人相貌,着一身白色绸缎衣裳,头戴白色头巾,左手持一短剑,右手握着马鞭骑着白马飞驰而至。

念青唐古拉山神对扎古恶脸说:“朋友,你给我帮了大忙,你需要什么,我可以满足你三个要求。”

扎古恶脸不明原由,说:“我没有帮过谁的忙,我也不要你满足我什么要求。”

念青唐拉山神解释说:“不,朋友,你所救的白蛇和白牛是我的两个神魂动物。我一要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扎古恶脸听了念青唐拉的解释说。

念青唐古拉山神打开所有仓门,让扎古恶脸选三样东西,只许拿三样。

山神的仓房里堆满了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到处都金灿灿,亮晶晶,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赞神一时不知道要什么好。于是,闭目瞎摸。他第一次摸到是的盐,便抓了一把撒向北方说:“但愿对人类有用。”第二次摸到的是碱,便抓了一把撒向北方说:“但愿对世人有用。”第三次摸到一个疙疙瘩瘩的东西,也抓了一把说:“也撒到北方去吧。”可这个疙疙瘩瘩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好玩艺面是一把炭疽病菌。

天真可爱的牧人感激扎古恶脸赞神给藏北大地撒满了盐碱。但同时惋惜的是,他同时也撒了一把炭疽菌。

念青唐古拉山神还做过一次愧对纳木错的事情。念青唐古拉山神虽然身为神灵之王威震一方,但是西部的达尔果雪山经常进犯念青唐古拉神山领地,偷袭马群。它想讨伐达尔果雪山,但自己又懒得出阵。于是,他对扎古恶脸说,你常住我的领地,吃我的家畜,现在我需要你来帮忙,你去替我讨伐达尔果雪山,速成之后,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扎古恶脸二话没有说,出阵讨伐达尔果雪山。达尔果雪山正和爱妻加岗拉母与孩子们玩耍,便匆忙应战,经过几昼夜奋战,扎古恶脸借助念青唐古拉山神给它的神力,勉强获胜,赶着被抢去的马群凯旋归来。

念青唐古拉山神对扎古恶脸说:“好,你胜利归来。你想得到什么?”扎古恶脸说:“我不要你的财物。我要和纳木错过一夜。”

念青唐古拉说:“好。我们有言在先,我会满足你的要求。”

有一天,扎古恶脸在纳木错湖边放羊,突然在他面前出现一个“不像人间女儿,倒像天上公主”的美丽女人。她对扎古恶脸说:“我是听了念青唐古拉山神的话来和你约会的。你想按你们人间的习俗呢还是我们神仙的习俗。”扎古恶脸心想,人间的习俗,我已经尝过了,神仙是怎样过那种生活呢。他对纳木错说:“我要按你们神仙的习俗。”话音刚落,一道艳丽的彩虹在纳木错湖与扎古恶脸之间闪了三下,纳木错仙女说:“完了。等明年三月十五日月出时分,到湖边来认领你的孩子吧。你要给我记住千万别带上你的弓箭,一定要记住。”说完消失于湖面。

扎古恶脸苦苦地等呀等呀,终于等到来年三月十五日,月亮刚从东方升起扎古恶脸出门认子。但是,不带着弓箭实在不习惯出门,最终他还是把弓箭带上了。当他来到湖边,有一头母野牛正在舔着刚出生的牛犊。扎古恶脸见到野牛他手心痒得难受,便拿出箭上了弦射向野牛,没有想到正好射中那刚出生的小牛。

这时,纳木错显出人形对扎古恶脸说:”你这个罪人,你不听我的话带上弓箭 你知道你射死的小牛是谁吗?那是你的儿子,我们因缘已断。”纳木错哭着消隐于湖中。

念青唐古拉山与纳木错结为伉俪相亲相爱,这是北方众百姓的福份,但它们的感情不是没有出现过裂痕。

在纳木错北岸约30公里处有一座山叫保吉山,与念青唐古拉山遥遥相望。当年威严峻拔的保吉山常与念青唐古拉山的爱妻——纳木错窃窃私语、缠缠绵绵。生下一个儿子——唐拉札杰。保吉山和纳本错为了不让念青唐古拉山发现唐拉扎杰,把唐拉札杰藏在保吉山以西约6公里处的大坝。奇怪的事,纳木错以北地区无论从什么角度都能目睹念青唐古拉山的尊容,可就是站在唐拉札杰山看不到念青唐古拉山。

尽管唐拉札杰没有被念青唐古拉看到,可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保吉山和纳木错的如意算盘打得太简单,神力无边的念青唐古拉山怎么会不知道它们那点小事呢?一次它们正在幽会时念青唐古拉发现了自己的妻子与保吉山私通保吉山正欲拔腿北逃,念青唐古拉的长刀砍断了它的双腿,保吉山再也无法站立了。

现在前往保吉乡的公路就从保吉山断腿形成的山谷中穿行而过,不免让人觉得有些残忍。

念青唐古拉山脉绵延上百公里,傲立于西藏南北之间——以北是广大的藏北草原,以同是雅鲁藏布江以北半农半物地区,其主峰唐拉雅秀是念青唐古拉山脉统领神,作为“十八掌雹神”之一山神,在藏北无以匹敌,尽管它对保吉山与纳木错的私情,采用如此残忍的报复行为,都没有一个神灵敢前来说一句“不是”。

莲花生大师来藏传扬佛法,身为北方的土著神灵,念青唐古拉绞尽脑汁,想尽办法来阻止佛法在西藏的传播。但是,这回它错了,自己的神力不抵大师,败在大师手下,从此发誓作佛教的保护神。

为了赎回自己曾经犯下的罪孽。它修建了岬南曲加山——岬南百塔山,像一堵塔墙,矗立于保吉以东,纳木错正北约40公里处,据说在每座佛塔的底座边上有一泓泉水——敬献于佛塔跟前的一百汪净水。

其实,念青唐古拉山自己也不是一个恪守爱情承诺的神灵。沿着纳木错南岸向西有一个像蓝宝石一般的小湖泊——卓玛拉错。据说这是念青唐古拉山的婚外女儿。它也害怕被自己美丽的妻子纳木错发现,把卓玛拉错藏在这里。站在卓玛拉错岸边自然看不到纳木错。至于她的母亲是谁牧人们也不清楚,这也许是念青唐古拉山的高明之处吧。

念青唐古拉山还有儿子叫唐色——意思是唐公子。可这个挺拔峻秀的公子哥也是婚外儿。这座高耸的尖尖的雪山位于唐拉雅秀西南角。唐色出生之后直挺挺地往上长个儿,念青唐古拉看这个架势仿佛要超过老子,便对它说:“你不能再长啦”,说完按了一下唐色的头,所以看上去唐色好像不服气地低着头。唐色虽然高峻挺拔,但被老子高大的身躯挡着它和纳木错之间的视线。

唐色的父亲叫岗嘎夏麦,也是一个有名的神灵,以前也是一个不服管束的土著神灵,后同念青唐古拉一同被莲生大师所降服,成为念青唐古拉山神三百六十个眷属及将臣中的一员。

纳木错北岸的人文与景观也非常迷人——湛蓝的湖水倒映着东西走向的念青唐古拉山脉,湖面上畅游的黄鸭和斑头雁,为神湖增添了几分安祥与生命的灵气。假如你是一个造化的人或是神湖对你有了一分爱意,在湖岸的水草丛中还能相遇高贵的黑颈鹤。

沿着湖岸前行,一处怪石林立、经幡习习的山嘴,这里便是纳木错最著名的伽帮沐浴门,转湖的信徒们走到这里都会卸下包袱停步进行一番隆重的洗漱。洗掉前世和今生所有罪孽,净身洁体后信步返家。北岸的阳坡上长满了簇簇爬地松,这是神湖馈赠香客的圣神的礼品。朝圣的善男信女们多半都要带上一些松枝作为赠送亲朋好友的绝好礼品,牧家主妇每天早晨供神的煨桑大都是纳木错湖畔的松叶。

如果时间许可,停车去拜访一位修行的老者或寺庙也是一个不错的注意。留意观察每个修行洞,还有苯教咒语和一些古朴的原始岩画。据西藏考古专家称:这些岩画的年代各有不同。仅就一处岩画而言,其中有上千年历史的原始岩画,也有几百年甚至现代人仿古的拙劣品。

纳木错北岸有两座寺院——都加寺和伽者寺。两座寺院相距10多公里,都加寺的规模远不及伽都寺,但都伽寺在1959年动乱中被毁,至今没有修复。我曾经采访过都伽寺主持曲扎。他的僧舍在二楼上面,朝南的小窗下方有长方型床榻,木床前面是小矮几。藏柜上精制的佛龛上主供四臂观音,墙壁挂满了古旧的唐卡。

坐在这样的僧舍,窗前是翠绿色的纳木错,湖的对面正好矗立着念青唐古拉山主峰——唐拉亚秀。曲扎先生贵体欠佳,他坐在床榻上和我碰了一下脑袋,以表示对我的欢迎。僧舍的北面墙脚立起的木架顶着天蓬,上面摆着落满尘土的经卷。

夕阳下的念青唐古拉山脉像一座燃烧的火焰。走在圣湖边上,潮湿松软的湖岸线上踏出的足印给人以生命的质感,似乎把生命与湖水紧紧地连在一起。湖中那犹如时隐时现的锣鼓声伴着湖浪一遍遍筛选岸边砂碛的声音敲击着我的耳鼓,粒粒砂碛像颗颗珍珠闪着光泽。我想那是生命最原始的声音和最初的状态——当混沌的天地未开,生命的原体像黑夜里的萤火虫在飞翔。听说大海是生命的集合体,夏天的圣湖像绿色的草滩有着浓郁的色彩和不安分的骚动。

我的思绪早已习惯沉湎于案卷、封闭和沉静的寺院。曲扎先生总是背窗而坐,借着小窗微弱的光线研读经卷,解读厚重博大的历史与精神。每当他的情绪提升到这种境界时,他真切地体会到智慧宝剑照耀整个宇宙。

祥云缭绕的天体无穷无尽,夜幕降临了,我和曲扎先生坐在他的僧舍里。他一边打开经卷一边说:“创世之前,没有阴阳,没有日月,那时的人依靠自身的光明飞行。贪嗅痴是所有恶的根源。”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看我。他又接着说:“僧人的心思不应该被世俗生活所纠缠,研读经书达到更高的境界。如果一个僧人做不到心静如水去研读历代大师浩森无穷的经卷就无法摆脱苦海。”我觉得他打开经卷就仿佛回到久远的时间隧道,和历史上的智者们一同分享获得成就的快乐。

第二天,我准备离开这里前往都伽寺 看看那里的寺院废墟和著名的念青唐古拉的大门。临别时他好像有些遗憾流失的岁月,他说:“你们年青人好,我也想去朝圣,那是我筹划许久的事情本想今年带上我的一个徒弟到岗仁保切去朝圣。但是,事情往往都是这样,早已安排的事情瞬息万变,所有的成功与否就在一朝一夕。”

在他看来,关于岗仁保切的美丽传说毕竟是传说,而岗仁保切存在的意义并不在于那些后来者编撰的传说或者故事。他把岗仁保切视为自己的祖先,当日渐高耸的雪原越发贫瘠,不能给贪婪的人们提供丰富的食物时,岗仁保切的子民们沿着马泉河、狮泉河、象泉河和孔雀河四大河流游向四方,于是,他们把岗仁保切当成了自己族原的根系。有人形象地说岗仁保切像男人的生殖器看似有点像亵读神灵,但仔细思量,才发现这是多么发人深思的问题。

他认为岗仁保切与念青唐古拉不一样。念青唐古拉山是西藏北方最大的护法神,与我们的祖先没有关系。我们为它祈祷、祭祀是想请它给我们幸福。

无论人们怎样去编撰神山圣湖的故事,人的精神世界与大自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当残阳如燃烧的火焰落在浩瀚的湖面时,远处的山脉溶化在霞光当中,念青唐古拉的主峰像一尊头戴鸡冠僧帽的法王,凝视着天光为大地增添的无穷风光。我又一次体会到 在自然之主面前人才是最渺小的生命和最大的寄生虫,亘古不变的是大地,愚蠢而自私的人才会制造出花样繁多的武器进行自相残杀。

8

这两个徒步转湖者经过半个多月的时间转完纳木湖一周,即将回到自己的家中。

9

合掌石。 阿旺洛桑/摄

10

纳木湖畔的多加寺一角 格桑/摄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相关阅读

备案号:藏 ICP 备09000733 号      藏公网安备 54010202000003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261059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藏)字第00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412006001
制作单位:中国西藏新闻网 地址:西藏自治区拉萨市朵森格路36号 邮政编码:850000
中国西藏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91-6325020 邮箱:postmaster@chinatibetnews.cn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