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0891-6325020

您当前的位置:西藏新闻网 > 非遗 > 文艺馆 > 音乐

《洗衣歌》的成功凝聚着众人的心血

2013年12月10日 16:13 来源:    李俊琛 字号:

《洗衣歌》是1964的创作的,到现在已经是44年了,当年创作《洗衣歌》的许多情况还都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一九六四年,举行全军第三届文艺汇演。对我们来说,是宝贵的第一次。能接受党中央、军委总政对文艺工作的检阅。心中无比地高兴,但是又有些不自信,更多地是紧张。

西藏军区党委非常重视这次的汇演。一九六三年底,派了新上任的文化部长朱流亲自到武汉坐阵。我们是第一次认识这位部长。因为对他不熟悉,没有特别地关注和企盼。一天全团开大会,张永安团长向大家介绍说:“这是军区的文化部长朱流同志,亲自到团里具体指导咱们的工作。大家欢迎!”随之一阵掌声。从表面上看,不卑不吭的朱部长有几分文气。因为没接触过,有些客气和陌生感。

没过几天,部长召开歌舞团创作组扩大会议。他明确地告知大家说:“明年五月要举行全军第三届文艺汇演。我们要创作一台新的晚会,全力以赴地搞好全军文艺汇演的节目。大家有什么想法,畅所欲言”。可能有些战友早就有创作的想法。还有几个原来就上演过的节目,有待加工提高。大家热烈地发言,谈自己的设想和计划。我是第一次参加如此正规的专业创作会议。一整天我都扮演着‘听客’的角色。没有任何想法也不知道创作什么。其尴尬的滋味可想而知。

朱部长看出了我的心思,主动地又启发性对我说:“李俊琛,我在拉萨军分区时,有一年过春节,藏族妇女到营房来慰问。提出要帮助士兵洗衣服。战士们听说了,赶紧把衣服藏起来,藏族妇女发现了,就去找。战士们抱着衣服跑,姑娘们就追。场面很热闹很感人。”接着他又说:“我看,你就搞一个洗衣服的舞蹈吧。”

因为我没有自己的构想,朱部长又亲自出题目。我就欣然接受了这个任务。会上,明确了正面歌颂军队生活的题材是重点。从时间和演员分配上都要优先保障。我这个节目肯定是以藏族姑娘为主体的民族舞蹈,不算重点节目。所以我本想请舞姿、技巧、声音、表演都很优秀的全材演员罗良兴扮演其中的班长。可是他是重点节目双人舞《一对红》的演员。我没敢提出要求。虽然我创作的舞蹈不是重点,但是我也不能辜负部长对我的信任。怎样把这个‘平常小事’的舞蹈搞好?当时我一点把握也没有。开始着急上火,心静不下来,坐卧不安,每天吃不下睡不着,如热锅上的蚂蚁……。后来我解劝自己“李俊琛,你不是专业编导,谁也不会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编不好、编不出来、都在情理之中。”有了这个想法,放下了包袱,思想压力减轻了。所以就心平气和地,回忆十几年在西藏工作生活的往事。藏族人民朴实、真诚又直爽的性格,特别是对党对人民军队的感恩之情,表现在许多方面。有很多事令我终生不忘。经过几天的反复考虑后,终于有了一个雏形。我找到曾与我合作过的作曲家罗念一。对他说:“我想搞一个民族风格浓郁,群众一看就懂,大家喜闻乐见的舞蹈。不要受局限,该说就说,该唱就唱的舞蹈。”并表示愿意请他作曲。他听了很高兴,而且很赞赏我的想法。他连说:“好!好!好!。我一定努力把音乐写好。”他又说:“我也特别喜欢民族风格浓郁、有情、有舞的节目。”

当我把写好的舞蹈提纲交给罗念一后,他很激动。很快就把音乐的弦律写出来了。他说:“歌词不用写了,你写的提纲就是歌词”。我说:“不行!”。他说:“我看可以。”(因为时间紧,也不知道找谁帮我写歌词)。就这样开始排练了。经过试排、修改、审察后。大家对又歌、又舞、又说、又唱、又喊的形式,没有人提出不同的意见,反而受到了一致的称赞和鼓励。

朱部长作为整台晚会的掌门人,非常关心每个作品。他亲切和蔼的作风渐渐被大家熟悉和了解。当然他也特别关心由他点题我正在编导的洗衣舞。命题为《洗衣歌》的舞蹈初见成效了,他十分高兴。他想让这个节目更上一层楼。几天后朱部长交给我一首他亲自写的歌词。如果在试排之前部长要是亲自帮我写歌词,我会高兴的作梦都要笑醒。可是到了这时候,我傻眼了。朱部长是搞文字的,很讲究文学词汇的美。要是按朱部长写的歌词内容编舞,舞蹈就要重新结构。静陋万分的我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豁出去了!下定决心硬顶着。舞蹈不能再大改动了,所以不能用部长写的歌词。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敢直接找部长说出自己的理由。就这样《洗衣歌》参加了全军文艺汇演。万没想到大获成功,得了四项大奖,编导奖、作曲奖、舞台美术奖、演员表演奖。全军各兄弟团体都来学习这个舞蹈。新闻电影制片厂拍了纪录片。八一电影制片厂要把它拍成彩色片……(当时彩色胶片很缺),应该肯定地说:没有朱流部长亲自点题,就没有《洗衣歌》。他曾两次为舞蹈《洗衣歌》写了歌词,但都未能派上用场,我也从未向朱部长说明过。我的心里一直有一股苦涩味,无法释怀。朱部长已长眠于地下,每当跳起,唱起《洗衣歌》时,朱部长宽厚、和蔼的面容就随着节奏显现在心头。他平和的心态,不计前贤的品格,平凡、朴素、默默奉献的精神,永远是我心中的楷模。

冼衣歌的成功,是历史的产物,是时代的精神,是汉、藏民族团结友爱的结晶。是军队对我的培养,更是西藏人民多年对我的哺育。是众手捧出的一朵鲜艳的花。

董荣同志曾为《洗衣歌》作出过贡献。当初这个舞蹈经过几次修改排练后,虽未完全定稿但已经成形了。有人提出“这是有歌有舞节目,一出场姑娘们连歌带舞都是自己唱很有特色。最好叫班长也能自己唱,风格就统一了。”我觉得这个意见有道理,便向领导提出能否请人帮助把班长那段丰富一下。并希望有幽默感的董荣同志参加最合适。于是,董荣非常热情地为炊事班长写了歌词,并参与调整了班长的某些动作。可惜,班长的扮演者彭德湘的声音不宏亮,一直没唱出好的效果。但是,董荣写的歌词是歌颂创四好连队、争做五好战士的时代精神。使整个舞蹈的风格更和谐统一,宣扬了雷锋精神无处不在的高尚境界。

张俊飞团长,他重点是在话剧团抓创作、排演,基本上很少过问歌舞团的具体事。他对有情结的舞蹈《洗衣歌》很偏爱。有一天不请自到,亲临现场指挥。张团长来给大家排舞蹈,是从未有过的事。我和演员们都特别高兴。大家先给团长表演一遍,他看完之后说:“你们把结尾那段再跳一下。”演员们按他的要求把结尾重跳了一遍。跳完之后他说:“回来,回来!小卓嘎,你把他们脱下的靴子背起来,然后再追大家下场”。张团长这个主意出的好,观众无不为小卓嘎背着靴子追赶大家的动作而欣喜。使这个舞蹈在结尾处、落幕前再次掀起了高潮。如一篇好文章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让人回味无穷,在感知上有了意外的满足。促使观众不得不暴以热烈持久的掌声,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可以说是画龙点睛,为《洗衣歌》的成功添上了一笔重彩。

李继斌同志向我建议,他说:“姑娘们感谢解放军时,她们很尊敬地向班长行了藏族礼节。班长应该向她们回一个军礼。”我当即采纳了,收到了军民互敬互爱的效果。前面的表演有嬉戏、有幽默。互相敬礼是体现军民之间严肃厚重的高尚情操。这个建议非常合情合理,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白珍是位非常可敬的藏族姑娘,是乐队的演奏员。在排演时我想叫演员用藏语喊“洗呀,洗呀,快快洗!”可是我不会说藏语的“洗”字,于是便向白珍请教。是她教我说:“洗,藏语发音为‘出打’。”我即把‘出打’用在舞蹈动作中,边踩衣服边喊‘出打,出打,久波出打,嗨来萨!’同样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演员们在排练场及时给我提合理化建议无计其数。正因为与大家亲密合作,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才用仅两个小时就把第一稿排出来,便请领导和舞蹈队同仁们审查了。

于德华是我的老班长,她操着一口四川腔对我说:“李头,(大家对我的呢称)你晓得不,你搞创作为啥子容易成功吗?你还不晓得,我晓得,我为你总结了。你的群众关系好,你创作出来的节目都来帮助你,你就容易成功。我就不行,我一创作都来拆我的台。!”

于德华她说的很对,战友们都对我极好。当我获得成功的时候,心中总是不安的,总想叫大家分享这份荣誉。第一次在武汉高级部校礼堂彩排时,我站在侧幕准备帮演员摘水筒、换鞋子等。报幕员朱碧松匆匆走来,急切地问我,快说,编导都是谁?我没有思想准备,脱口而出地说:“有我、有董荣、有张团长……。”她说:“就报你和董荣吧”。朱出场报幕了:“下一个节目,舞蹈《洗衣歌》编导李俊琛、董荣。”

全团同志第一次看到洗衣歌都十分高兴,话剧团演员孙光明边看边激动地流泪。第二天他写了一整版的黑板报来赞扬。同时也出现了很多意见,主要是对董荣为什么成了《洗衣歌》的编导不满意。于是,第二天木一队长召开了舞蹈队有关人员的会议。木一说:“关于属名问题过去曾出现过茅盾,这次大家对《洗衣歌》属名又有意见,现在请大家研究一下,统一一下思想,以便准确地、实事求是地属上作者的名字。”

谭丽首先发言,她说:“真莫明其妙,董荣和这个舞蹈有什么关系,怎么董荣成了编导?我怎么没看见他参加编这个舞蹈,太不应该了。”

陈继章说:“不应该报董荣的名字,互相帮助一下是经常的事,如果帮助一下就要求写名字太没得风格啦”。

木一说:“如果参加一下就要写名字,那么所有的节目都要有我的名字哟,因为所有的节目我都帮助修改过。”

整个会议短而精,没有不同意见,一致决定《洗衣歌》不再出现董荣的名字。以后,在全军汇演、和出国演出时编导只有李(王夋)琛一个人的名字。

文革时期,唯有《洗衣歌》被周总理保护下来。成为流行时间长、地域广和普及率最高的舞蹈之一。历史已远去,当事人朱碧松早已作古,第一批的演员彭德湘早已过世。但是,大部分当事人均健在,他们都是见证者。我已到了暮年,有必要把这段历史说给后人听。

[作者:李俊琛。国家一级编导,中国舞蹈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备案号:藏 ICP 备09000733 号      藏公网安备 54010202000003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261059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藏)字第00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412006001
制作单位:中国西藏新闻网 地址:西藏自治区拉萨市朵森格路36号 邮政编码:850000
中国西藏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91-6325020 邮箱:postmaster@chinatibetnews.cn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