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0891-6325020

客户端

数字报系

手机报

新媒体群
您当前的位置:西藏新闻网 > 旅游人文

格尔木:从荒滩到高原新移民城的变迁

2019年10月10日 11:13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记者 晓勇
分享到:    

9月26日清晨,“共饮长江水 同为追梦人”全国党媒海西行记者,从青海省海西州德令哈市出发前往格尔木市,到达时已是这座新城的夕阳西下时,街道两旁的落叶在秋风里走走停停。

在蒙古语中,“格尔木”被译为“河流密集的地方”。而在藏语中,“格尔木”译为“圆圆的沼泽地”。因地貌而取的地名,足见“格尔木”地名古老。也许,再往上翻越几千年,位于柴达木盆地茫茫戈壁深处的格尔木曾经水量丰沛,牧草肥美。

65年前,格尔木驶向城镇化建设的步伐起源于青藏公路的建设,也源于慕生忠将军一句“这就是格尔木”。

半个世纪以来,青藏公路、青藏铁路先后从这里通往世界屋脊的屋脊——西藏。现在,这座位于昆仑山北麓的戈壁荒滩,早已是一座高原新移民城。

格尔木市将军楼公园.jpg

格尔木市将军楼公园。

将军楼 情怀与精神铸就的历史丰碑

在格尔木市,一座命名为将军楼的主题公园是了解这座戈壁新移民城的窗口。这座于2013年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青藏公路建设指挥部旧址,见证了格尔木市从无到有的历史。

一座慕生忠将军的雕像,巍然耸立于主题公园内前往将军楼的必经处。新中国成立之初,这位传奇将军曾两次骑马进藏。两次入藏的艰难旅途,让这位身经百战的将军萌生了“要在号称‘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修筑一条现代公路”的设想。为此,他远赴北京,主动请缨,要求带领人马修筑青藏公路。

长江源民族学校升国旗仪式.jpg

长江源民族学校升国旗仪式。

当1954年5月11日,慕生忠带领第一批19名干部、1200多名民工组成的筑路大军,来到格尔木河畔荒滩,望着没有树木,没有人迹,只有杂乱枯草的大漠戈壁时,随员问:“格尔木在哪里?”慕生忠毫不犹豫地说:“格尔木就在你的脚下!我们的帐篷搭在哪里,哪里就是格尔木。我们要做第一代格尔木人!”

一代人用情怀和精神开启了从格尔木向世界屋脊的筑路丰碑。史料记载,历时7个月零4天,这支筑路大军让青藏公路穿越了25座高原雪山,在当时创造了用最快速度、最低成本修建世界上海拔最高公路的奇迹。

这位后来被人们亲切地称为“青藏公路之父”的慕生忠将军还提出一个口号:在柴达木盆地里建起一座美丽的花园,在世界屋脊上开出一条平坦的大道!

65年里,接纳来自五湖四海建设者的新移民城格尔木,如今,早已成为连接西藏与内地之间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也逐步发展成青藏高原上继西宁、拉萨之后的第三大城市。

2004年,在国家的总体部署下,一部分三江源地区牧民为保护生态搬迁至格尔木南郊,成为这座戈壁新城的又一批新移民。

长江源村 首个藏族村落记录了三江源生态保护史

在将军楼公园,记者看到,一群着藏装的牧民正在这里参观。66岁的更尕南杰站在其中,乐呵呵地和同站一旁的牧人交谈着。

2004年11月,唐古拉山乡覆盖6个村的128户407个牧民群众,积极响应国家三江源生态保护政策,从400至800多公里外的牧点、平均海拔4700米的沱沱河流域,搬迁至格尔木市南郊。

新家园命名为长江源村,这个饱含对故土深深眷恋的名字,永远地保留了这批牧人对母亲河的爱护之情。时任唐古拉山乡党委副书记的更尕南杰正是这批搬迁者一员,那年他刚刚年过半百。

将军楼公园内“筑路忠魂”像.jpg

将军楼公园内筑路忠魂像。

他说:“对一辈子逐水草而居的牧民来说,第一次听说国家号召三江源的牧人,为保护生态而搬迁时,很多牧人既诧异又不得不陷入思考。的确,过去可以养活几百头牦牛的草场,如今,放牧一百甚至几十头好像也喂不饱了......”

“但是,没有了赖以生存的牛羊,没有一技之长,搬到城里的牧民能干什么?我们居住分散,不懂城市归类,与其他民族打交道的极少,交流都是问题,怎么生活?”更尕南杰的担心也是其他牧民的忧虑所在。

如今,更尕南杰和他的同胞们在长江源村的新生活,过去了整整15年,他们曾担心的问题在国家和政府的大力帮扶和自身努力下,逐一得到解决。

“国家对每户搬迁牧民一年发放生活补助6000元、燃料补助3100元;无劳力的困难户另有补助5600元;禁牧区按草场大小不等以15000至37000元核算;通过开超市、跑运输,自力更生让牧人生活比从前多了选择。”退休后仍担任政策宣讲员的更尕南杰,向记者细数牧人生活中的点滴变化。

现在,全村有200余名拿着月固定收入的草原和湿地生态管护员,定期不定期地返回故土巡逻监督、开展环境整治和垃圾清理工作,覆盖了501.1万亩的禁牧区。

新家园长江源村水电齐全,通了天然气,村民治病就医更便捷。“特别是,村里新建了幼儿园和小学,孩子在家门口接受现代教育,教学设施条件好,这在过去是不敢想像的。”更尕南杰说。 

长江源民族学校的舞蹈社团.jpg

长江源民族学校的舞蹈社团。

当2016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长江源村时,更尕南杰向总书记敬献了哈达。他说:“这是我一辈子值得自豪的一件事。现在,三江源的生态水土得到保护,动物数量有所增加,草场比过去绿了、也厚了,一切都是值得的。”

长江源民族学校 从马背到安居美丽校园的历程

“叔叔好!阿姨好!”在更尕南杰的指引下,记者一行来到格尔木市长江源民族学校,一群着藏装和校服的学生,手拉着手边进校园,边向记者热情招呼。

格尔木市长江源民族学校校长李军在校门口领记者进入校内。正值国庆70周年庆典前夕,校园内一片欢乐景象:操场上一群学生高唱《我和我的祖国》,一群孩子领了营养餐向食堂奔去,更多的学生和教师正在为升国旗、唱国歌做着准备。

长江源民族学校的一堂课.jpg

长江源民族学校的一堂课。

李军说:“格尔木市长江源民族学校的前身是唐古拉山乡完全小学,位于海拔近5000米的唐古拉山镇,再往前是没有固定校区的 ‘马背学校’ 。”

在李军的带领下,记者一行穿过风雨草场和综合楼,到学生公寓楼、食堂、澡堂、校史陈列馆等参观。

这是一所校园整洁、现代化教学设施齐全的温馨校园。尤其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孩子们一张张纯真灿烂的笑容。

陈列馆内马䯃、汽灯、牦牛帐篷等一件件旧物和照片,将记者从方才感受到的现代化校园一下子拉回从前的“马背学校”。

“老师骑着马将十余名学生,集中就近到一个又一个牧点的帐篷里,巡回教书,没有书本、更无粉笔和黑板。”李军介绍着。

从1963年有了相对固定的校址,到20年后更名为唐古拉山小学,再10年后,在校学生首次突破百人大关......

对更多的牧民子弟而言,居住地的分散、高海拔且极寒缺养的大环境,原是生命的常态。家园距离城镇往往数百公里,接受现代化教育更多时候是一种奢望。

2005年,这所专为从长江源搬迁而来的牧民子弟新建的民族学校,在长江源村内拔地而起,全村适龄儿童就近入学,毕业率、升学率常年“双百”。生源全部来自唐古拉山镇和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的三江源移民区。

做实验的学生.jpg

做实验的学生。

如今,这所从马背、帐篷学校一路走来,历经61年的民族学校,在校学生达700余名,15个教学班。学校开设了民族体育、书法、舞蹈、歌唱、美术、英语等兴趣课程。

学校的感恩教育随处可见。“我们学校的‘大手拉小手’在格尔木市都很有名,就是藏族学生带着从牧区来的家长过马路、逛街,教父母用汉语与城里人交流,都是学生帮父母,那场面非常感人。”说起这段时,校长李军语气中带着些许自豪。

当记者一行离校时,校园大楼前的全校师生仍在演习升国旗仪式。在高原炽热的太阳下,一遍又一遍地反复练习国歌。灿烂笑容依旧,歌声悠远。

责任编辑:龙会琴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中国西藏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制作单位:中国西藏新闻网丨地址:西藏自治区拉萨市朵森格路36号丨邮政编码:850000 丨邮箱:postmaster@chinatibetnews.cn

备案号:藏 ICP 备09000733号丨公安备案:54010202000003号 丨广电节目制作许可证:(藏)字第00002号丨 新闻许可证54120170001号丨网络视听许可证26105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