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0891-6325020

客户端

数字报系

手机报

新媒体群
您当前的位置:西藏新闻网 > 旅游人文

“真实”—— 艺术创作的生命和灵魂

2019年10月12日 18:44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分享到:    

知道隆子县有个“三人乡”,那还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事情了。当时只是在电视上看到了一个关于“三人乡”的简短的报道,那时只是非常敬佩他们,觉得那一家人真的很不容易,也非常了不起。

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路途的遥远和交通的不便,这件事也就被留在了遥远的记忆之中了……

今天,终于看到了由中宣部电影频道节目制作中心和西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以“三人乡”为题材而联合摄制的电影《我的喜马拉雅》,这不仅让我非常激动,也让我进一步的了解到了桑杰曲巴一家人几十年如一日,以“家是玉麦,国是中国”的爱国情怀,坚守边疆、守护国土、忠诚奉献的崇高精神,倍受感动与鼓舞。同时也被这部电影的摄制者们高超的艺术创作,所折服、所震撼……

感受这部电影的成功之处,不由得引起了我们的一种思考,那就是:这样一个既是“单一线索”又是一个“主旋律内容”的真实故事,是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或者说是什么样的“秘诀”,能够使得观看这部影片的每一位观众都被这感人的剧情和这一家人的顽强意志所感染、所征服,进而潸然泪下?我想,除了编剧功夫、导演手法、演员演技、摄影技巧等诸如服、化、道、美、灯等一系列专业技术以外,最根本的一条,就是这部剧所展示出来的——“真实性”。

一部影视艺术作品,只要当它的创作前提是建立在“真实性”的基础上的时候,才有可能成为优秀的作品,乃至成为经典之作。只有内容的“真实性”,才能被受众所认可、所接受,进而从内心深处融入到剧情当中去,与剧中人物一道感同身受,并通过剧情的发展去领悟、去体会剧中人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从而引起共鸣、激发情绪,最终达到创作者所要达到的目的,传递创作者所要呈现的主题及其所包含的深刻内涵。

从个人粗浅的理解来看,这部剧所呈现出来的真实性,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场景的真实。

当影片把我们带到40年前的玉堆乡的时候,那一片白茫茫的冰天雪野立刻把我们带到了雪域高原。它让我们真实地感受到,这个地方就是我国的西南边陲。这里千里冰封、雪海茫茫,没有公路、人烟罕至……。这样一个真实场景的交代,为以后“重病的母亲因为不能及时到达遥远的县城医院救治,而埋骨雪山”这样一个悲壮情景的合理性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它告诉人们:这里几乎就是一个无人区。因此,“母亲的去世”、“粮食的短缺”、两姐妹的“与世隔绝”、“对着牛犊宣讲计划生育”以及“外来武装人员”来犯时的孤独、无助等等,都显得是那样的必然和真实。

从整个“家”的场景布置中,我们看到了西南边境人家真实的“家”。这里有很多外人从没见过的一些生活用品和生产工具,屋子正中央的毛主席画像、地炉等等,这一切都让我们感觉到它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自然、那样的和谐。它让观众坚信,这就是藏族人家的“家”,这就是祖国西南边陲牧人的“家”、这就是桑杰加措和他女儿们温暖的“家”。一切都显得是那样的生动、具体、安享……

二是细节的真实。

该剧中很多细节的设计也都是非常的准确和真实的。比如“劳模大会”一场戏中背景人员的穿插走动、“医院”一场戏中,急匆匆跑来告诉家人“生了、生了,是个男孩……”的情节,还有“阿爸”到邮局打听“扎西”的消息时,长椅上突然一个人伸出手来和“仁青”打招呼并握手的情节。这些情节安排,不仅交代了场景,也交代了当时的时代背景及其特点。但是,如果我们把这些安排仅仅理解为只是背景的交代,那就很有可能辜负了导演的一番苦心安排。比如邮局里那个老乡和仁青握手的细节,我们可以从“仁青”的表情中看到那个场面很突然,仁青也好像没有什么准备,更感觉到仁青也并不认识这个老乡。但就是这样的一个看似平常而且更像是多余的、并没有多大的意义的一个细节,其实饱含了许多的信息。比如它告诉我们,这个时候的“仁青”已经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名人”了;人们对他的光荣事迹表示赞赏和鼓励;藏族人友善、和蔼和可亲的性格,等等。这样的细节,使这个故事更加自然、更加生活化,当然也就更加显得真实。

三是表演的真实。

这部电影最能打动人的还是演员的表演。我说的演员,不仅仅只是“阿爸”的扮演者仁青顿珠,而是包括了“小格桑”和“小卓玛”扮演者在内的所有演员。

我们看到,“小格桑”和“小卓玛”的戏只有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但是就在这短短的几场戏中,这两的姐妹之间的情感、爸爸离开时她俩依依不舍以及眼中包含的泪水和不断抽泣的形态,都是那么的真实,这完全是现场导演指导、启发和小演员们自己真实感受的结果,否则是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效果的。难怪在看到这里的时候,没有哪一位观众无不为之动容!

再看“阿爸和妹妹都到县城,只留下姐姐一个人固守家园而受伤”这一场戏。在这场戏中,演员的表演就如同真的受伤了一样。从她的表演当中我们不仅看到了脚部受伤以后的极度痛苦,更看到了(刻画出了)她此时从“痛苦、孤独、恐惧”到“思亲、坚强、安定”的所有内心感受过程。而在这一过程当中,除了轻声的呻吟以外,并没有一句台词,全靠演员自己去体会、去发挥、去表达。

再看,阿爸从县城回来看到已经失去知觉的女儿以后,他用尽了浑身的解数来急切救治女儿,然后说出了一段既像是自语,又像是说给女儿听的一段台词。这段台词本身并没有多么的激情或悲愤,只是讲阿爸到县城见到了妹妹等很平常的事,但就是这样平淡的家常话,却句句撕裂着阿爸悲痛自责的心,也捶打着每一位观众悲伤的心!

电影《我的喜马拉雅》的真实性,还远远不只表现在以上所涉及到的几个方面,它还表现在音乐、语言、道具等各个艺术表达方式上。

比如它的主题音乐,采用的就是80年代末比较流行于西藏的一首民歌的素材,听来让我们回到了当时的那个年代,更加感到亲切和真实。这个旋律在剧中的每一次介入,都会直接触动我们的和心灵深处,尤其是它那时而清澈、悠长,时而深思、回忆,时而倾诉、抚慰,以及影片结尾时的歌唱,都恰如其分的表达着剧中人物的情绪和情感。这亲切而熟悉的旋律更是把观众直接拉入到了剧中,使我们总有一种冲动,那就是随着剧情一同哼唱这支歌,用来倾诉我们与剧中人物之间在情感上的交汇、融合,用以表达我们对桑杰曲巴、对姐妹俩的深深理解与敬仰。

在语言上,本剧基本上采用的是现场同期声,而且绝大多数为藏语。这对藏族观众来说,是先天优势。同样是藏语,但后期配音和现场同期采音有着本质的区别。现场同期声更能直接表达演员对角色的体验和理解,更有利于自然、真实的塑造形象。《我的喜马拉雅》中,每个演员的台词都是自然流露的,情绪是准确的、感情是真挚的,所以它更能够被藏族观众所接受,感受到“这就是我们家乡的事”,“这就是我们身边的事”。更重要的是,每句台词的完全生活化和恰如其分的翻译以及演员在规定情景中的准确表述。这种体会,可惜不懂藏语的观众是很难“享受”到的。

总之,电影《我的喜马拉雅》,以它的“真实性”深深的打动了我。这种“真实性”,来自于本土演员们对自己生长的这片土地的深深了解和切身体会、来自于他们对先辈们真挚的敬仰和尊重;这种“真实性”,更来自于从编剧、导演到所有主创人员对伟大祖国、对西藏这片热土深沉的爱、来自于他们对身处边疆的人们的无比尊重和爱戴。这使我更加深刻的体会到:艺术的“真实性”来源于创作者对生活的真正体验和了解,更来源于对祖国、对民族、对人民发自内心深深的爱!正是这样的创作热情和创作动力,才使这部电影成为了一部感情真挚、凝聚人心、燃烧激情、催人奋进的优秀主旋律作品。它用完美的艺术形象、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告诉我们,什么是“家国情怀”;告诉我们“家是国、国是家”的真正内涵。家是我们的家、国是我们的国,祖国的大好山河寸土不让,岂容外敌逞凶狂!

此时,我的耳旁仿佛又回响起了习近平同志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上的那铿锵有力的话语:今天,社会主义中国巍然屹立在世界东方,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撼动我们伟大祖国的地位,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进步伐!(西藏电视台 丹增)

责任编辑:德吉央宗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中国西藏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制作单位:中国西藏新闻网丨地址:西藏自治区拉萨市朵森格路36号丨邮政编码:850000 丨邮箱:postmaster@chinatibetnews.cn

备案号:藏 ICP 备09000733号丨公安备案:54010202000003号 丨广电节目制作许可证:(藏)字第00002号丨 新闻许可证54120170001号丨网络视听许可证26105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