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0891-6325020

客户端

数字报系

手机报

新媒体群
您当前的位置:西藏新闻网 > 生态

水环境治理的眉山模式:人大立法先行,生态理念贯穿始终

2019年07月15日 11:03    来源:澎湃新闻    
分享到:    

7月的川西平原郁郁葱葱,从成都往南驱车2小时便抵达四川眉山,这里地处长江上游重要支流岷江的中段,上接成都来水,下游流经乐山,在宜宾汇入长江,奔腾东去。

眉山是长江上游生态保护屏障的重要节点,早在2017年,中央环保督察组在向四川反馈时指出,2016年岷江流域眉山段水质达标率仅为61.5%。眉山小流域污染治理工作不力,导致思蒙河、醴泉河、毛河、金牛河等岷江支流水质长期为劣Ⅴ类,严重影响岷江干流水质。

岷江眉山段主要支流示意图。 制图 王亦赟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跟随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新闻局牵头的中华环保世纪行采访团来到万里长江四川段走访发现,为确保长江“一江清水向东流”,眉山市在首先确保饮用水水源地环保整治达标的同时以境内小流域的综合治理为突破口,将生态治理的理念融入到城市、农村水环境治理的各个环节,多措并举持续改善了长江重要支流岷江的水质。

四川省生态环境厅提供的数据显示,岷江干流眉山出境断面水质已由2017年Ⅳ类改善为Ⅲ类;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合物四项指标实现减排7.90%、8.02%、34.28%和13.49%。

2019年1—5月,岷江干流眉山出境断面水质保持Ⅲ类,3个国家考核断面水质优良率已达100%。

人大立法保护居民“水缸子”

7月2日,在眉山下辖的仁寿县,站在位于黑龙滩镇的黑龙滩水库边放眼望去,湖水倒映着两岸的绿树如明镜般清澈透亮,湖边的饮用水水源地警示牌显示,这里是眉山市中心城区、彭山城区、青神县城、仁寿县全域、乐山市井研县城等地200余万人的饮用水源。

仁寿县分管环保的副县长陈双成告诉澎湃新闻,黑龙滩水库以前主要用于农业灌溉功能,2003年才开始改成饮用水水源地,“当时水库180平米的集水区范围内存在大量的农业面源污染,不仅如此,黑龙滩水库上游,自都江堰至仁寿县沿途173公里,大量村镇还混入了不少工业、生活污水。”

江林对黑龙滩水库早年的来水情况非常熟悉,她说,从都江堰到黑龙滩沿线途径成都多个乡镇,曾经她看到过河里有死猪的情况。江林是眉山市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她说,自己平日里经常开车沿线暗访,一看到河里有死猪、死鱼的情况就“打报告”。

都江堰至仁寿县沿途173公里,江林说,为解决黑龙滩水库来水的污染问题,省政府层面牵头了“成眉合作”,加强了沿线排污口整治,成都市还将沿线的水质保护写入立法。

在人大牵头各部门的努力下,黑龙滩水库水质持续改善,今年1-5月,比去年同期相比,高锰酸盐指数下降10.3%,总磷、总氮和化学需氧量均下降30%以上。

为保护居民的“水缸子”,眉山市人大利用手中的立法权,在2018年4月1日,正式颁布实施了《眉山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保护条例》。眉山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万忠告诉澎湃新闻,在此之前,2006年4月,眉山市人大常委会作出《关于进一步加强黑龙滩水库饮用水水质保护的决议》,2014年8月,再出台《关于加强黑龙滩水库饮用水水源保护的决议》率先解决老百姓的饮用水安全问题,这就为全市饮用水水源地保护提供了法律保障。

据陈万忠介绍,眉山市人大利用监督权,把黑龙滩水源地作为监督重点,每个月开展《水污染防治法》执法暗访,与政府形成共同的推进机制,每季度召开现场会专门推动问题的解决。

不仅如此,眉山有各级人大代表近万人,这是一股巨大的力量。陈万忠说,他们把人大代表动员起来,要求人大代表自觉带头在污染治理中立足自己的岗位全部行动起来形成一股“共抓大保护”的力量。

生态的理念融入水环境治理的各个环节

随着水污染防治的深入推进,工业园区、城镇居民的污水收集处置率在不断提高,但整个长江上游大面积的农业种植带来的面源污染还大量存在,如何解决农村面源污染的问题是农村地区水环境质量改善的一个重要课题。

从眉山市区驱车来到川西平原的西南边缘,以竹编艺术艺术闻名的青神县坐落于此。在全县386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江河纵横、溪流交错,有岷江、思蒙河、金牛河等“一江五河三十二溪流”,水域面积达14.6%。

青神县县长徐琳说,思蒙河是境内岷江最大的支流,在青神县境内长度21公里,流经4个乡镇14个行政村。2015年底前,思蒙河长期处于劣Ⅴ类水质,水体恶臭,鱼虾绝迹,对境内岷江流域水质造成了严重影响,也是被中央环保督察组点过名的污染河流。

“我们摸排发现,总磷是思蒙河流域主要污染因子,畜禽养殖废弃物、农村生活污水等面源污染是思蒙河污染的主要来源。”徐琳说。

据徐琳介绍,为改善县域岷江流域水生态环境,青神县将思蒙河水污染作为岷江流域的重点整治内容,不断加大流域治理资金投入。

以岷江流域生态屏障“海棠竹溪”项目建设为载体,当地共投入资金3000万元,打造以海棠为主题树种的多层次、多色谱的生态景观带,对思蒙河沿岸原种植蔬菜、油菜的650亩土地进行流转,构建沿河生态缓冲带,年均直接降低农药化肥使用量约20吨,有效了遏制农业面源输入污染。

结合“海棠竹溪”项目打造,当地实施内源清淤疏浚,对思蒙河1公里河道和冷沟、羊叉堰、叫花堰进行清淤、拦漂、整理河堰和拓宽。加强生态湿地建设,新建曲折环绕的竹溪约4公里,建设了1万多平方米的湿地、设置42个平台滴水、种植了11个品种、60万苗水生植物。经海棠竹溪功能性自然净化、生态修复后,氨氮含量下降达到了将近50%,对思蒙河水质净化和改善起到了显著作用。

思蒙河的综合整治实现了水生态人工治理与自然修复的有机统一,对于农村地区的水环境治理是非常有效的。2018年思蒙河水质持续稳定在Ⅳ类,总磷、氨氮、化学需氧量较2015年下降明显,下降比例分别为63%、44%、35%。

生态环境的改善也推动了当地的高质量发展。据徐琳介绍,2018年,全县旅游人数500万人次,旅游收入38亿元,较2015年分别增长93%、106%。一些知名企业投资落户青神。

2011年以来,丹棱县探索推行了“因地制宜、分类收集、村民自治、市场运作、三方监督”的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模式。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摄

“农村地区采取的一系列生态廊道建设等都是为解决农村面源的治理,确保农村的这些污染不下河,不污染我们的水体。”眉山市生态环境局局长周代军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眉山正积极推进全域生活污水的治理,解决农村一家一户散居农村生活污水的模式,采取生物治理和生态治理相结合的办法,来达到农村生活污水排放标准的实现。

眉山市生态环境局党组书记、局长周代军介绍眉山市水污染防治相关情况。拍摄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视频编辑 李坤 实习生 张铭程(02:17)

“不能只算经济账,还要算好生态账”

在眉山,这种生态治水的理念不仅体现在农村地区,城市的水环境治理也将生态的理念融入到各个环节。

眉山市东坡区东坡城市湿地公园中的沉水步道。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摄

7月2日一早,行走在眉山市东坡区最大的城市湿地公园里,鸟语花香,有成群的白鹭在湖边栖息,在此散步、跑步等晨练的居民络绎不绝。漫步在沉水步道上往水里看去,鱼翔浅底,水质清澈。

眉山市住建局局长梅斌告诉澎湃新闻,在水生态治理前,受岷江来水质以及城市管网排污直接入湖、湖体相对封闭、水体生态结构单一等多重影响,东坡湖的水质富营养化程度高,曾达到劣V类的程度,夏季遇到蓝藻暴发还存在严重异味。

为了解东坡城市湿地公园水污染的问题,眉山市于2015年实施东坡城市湿地公园水生态治理。梅斌告诉澎湃新闻,在来水方面,眉山市在老城区全力推进雨污分流和污水处理厂建设,解决城市污水直排入湖问题。

当地还针对工业污水和上游面源污染进行治理,坚持“不挖山、不填塘、不毁林”的原则,对湖区边角、回水区容易产生水华的区域,建设了生态浮岛,实现了生态效益和景观效益结合的效果。

长江上游重要支流岷江自北向南穿眉山城区而过,绕弯划留的区域便形成了东坡岛。

“这里是眉山最宝贵的地方,那里是市区唯一的一座岛,也是东坡区最好的开发地段。”梅斌指着公园里东坡岛的方向说,2010年,眉山聘请清华大学的专家团队做规划时起初规划的绿地面积仅有750亩,“但市政府为还绿于民,主动砍掉房地产这颗‘摇钱树’,最终将原规划了7万人的东坡岛人口减少到2.5万,现在大面积的绿地成为市民每天散步锻炼休闲的场所。”

眉山市东坡区东坡城市湿地公园夜景。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摄

正是有了眉山对小流域持续治理,岷江水质逐步提升。2018年岷江眉山段水质三个国家考核断面保持在III类水质,今年六月岷江出境断面还达到了II类水质标准。

“做生态的投资是一本万利的事情,不能干一阵子就停了,必须持续不断的搞好。”眉山市副市长冉登祥说,眉山有着良好的生态本底,但不能因为本地好就对自己放松了要求,“正是因为生态本底好,我们眉山应该做的更好。”

责任编辑:王惠芳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中国西藏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制作单位:中国西藏新闻网丨地址:西藏自治区拉萨市朵森格路36号丨邮政编码:850000 丨邮箱:postmaster@chinatibetnews.cn

备案号:藏 ICP 备09000733号丨公安备案:54010202000003号 丨广电节目制作许可证:(藏)字第00002号丨 新闻许可证54120170001号丨网络视听许可证26105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