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0891-6325020

客户端

数字报系

手机报

新媒体群
您当前的位置:西藏新闻网 > 新闻 > 西藏要闻

陈清贵:青藏线上的“金牌店小二”

2019年06月11日 21:47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王国法
分享到:    


7.jpg

                                                                图为陈清贵。(图片由本人提供)

【编者按】运输站是青藏公路通车应运而生的单位。1954年青藏公路通车后,大量的进出藏人员及进藏物资,主要由铁路运至甘肃峡东、柳园和青海湟源后,再经汽车转运。为了在荒无人烟的公路沿线解决司助人员及旅客的食宿问题,从五十年代起,青藏公路管理局就在公路沿线先后建立了峡东、柳园、敦煌、长草沟、花海子、大柴旦、冷湖、格尔木、纳赤台、西大滩、不冻泉、五道梁、沱沱河、雁石坪、温泉、安多、买马、黑河、当雄、羊八井、拉萨等20个运输站。广大站务人员常年工作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世界屋脊上,以站为家,以养路为业,以风雪为伍,与荒原相依,克服了恶劣自然环境和艰苦的生活条件带来的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创造条件改进服务态度,提高服务质量,保证了过往司助人员和旅客的食宿。青藏线上的运输站,曾为西藏的建设付出了辛勤的劳动,也为青藏高原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五十年代,青藏公路线唐古拉山以北(简称“唐北”)有西藏运输站11个,床位2200个,从业人员406人,年均接待旅客(包括司助人员)22万多人次。六十年代有运输站13个,床位2600个,职工550人,年均接待旅客26万多人次。七十年代有运输站13个,床位3200个,职工646人,年均接待旅客32万多人次。一九八三年至一九八七年经过撤并,唐北运输站压缩为9个,床位1300个,职工303人,年均接待旅客13万多人次。随着青藏铁路通车格尔木,原驻柳园、湟源单位陆续搬迁,青藏公路改建工程竣工后,路况改善,车日行程加快,加之改革开放以来,沿线兵站对地方开放,个体旅社、饭店增多,致使青藏公路沿线的西藏运输站在竞争中逐渐走入低谷,一九八八年以后,唐北只保留了柳园、敦煌、格尔木、西大滩、沱沱河、雁石坪6个运输站,床位1000个,职工15人,年均接待旅客8万多人次。(摘自《格尔木西藏基地》)2018年,西咸新区空港新城管委会招商局的同志到西藏格尔木基地调研,拿出的名片上赫然印着“店小二”“金牌招商员”等字样,着实让人眼前一亮。“店小二”这个名字是指古时候驿站、茶馆、酒肆、旅店等处负责侍应的人。新中国后就没有这样的称呼了,取而代之的是“同志、服务员”,近些年都称呼“师傅、老板”。 第一次听政府部门称自己是‘店小二’,这是很大的观念转变,是服务理念的改变,“服务群众”的理念已经植入管理者心中。

人物简介:陈清贵,男,汉族,1940年4月25日出生,河南省长垣县人。1964年4月,在西藏自治区交通厅沱沱河运输站参加工作,1982年在拉萨运输站工作;1984年初,在花海子运输站主持工作(副站长),1985年,花海子运输站撤销,调至格尔木运输总站。1994年,在格尔木总站退休。当了十几年炊事员,后来担任行政管理员,从事行政工作。工作期间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陈清贵,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当了一辈子“店小二”。


5.jpg

70年代,青藏公路上通行的车辆。

6.jpg

图为陈清贵跟西藏自治区郑州干休所、格办人员合影,中间为陈清贵。左二第一个为西藏自治区郑州干休所党委书记王大春。 

1964年春节,老丈人从格尔木回到长垣老家探亲,带来了一个大消息:格尔木西藏单位招驾驶员,是正式工。岳父喧家常时带着自豪:“西藏单位的工资不低,但是很艰苦,比不上部队(岳父在解放军22医院工作)。”已经有了一个女儿的陈清贵在家里坐不住了:三年的自然灾害,让家里人吃不饱,但又没有什么办法改变。艰苦?有多艰苦,咱是农村人,什么苦没吃过?!下定决心后,就悄悄地做好了准备。

岳父要走的前一天,陈清贵去了岳父家。“不行!”岳父担心女儿吃苦。“你不也在外面工作么?挣了工资都寄回来,不会让她娘俩饿肚子的。”说服了岳父和妻子,踏上了去西宁的火车,坐了2天的货车到了格尔木。

招工很快出结果了,陈清贵被分配到沱沱河运输站。“有个工作就行。”虽然和自己当驾驶员的愿望不一样,朴实的河南小伙没过多久就和一起参加工作的六个同志拿着介绍信,坐上货车到了沱沱河运输站。

运输站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还不如老家农村:一长一短的两排房子,短的一排是职工宿舍,头上三间是食堂;一排长点的房子是司助人员和过往人员的住宿的旅馆,边上是油料仓库。运输站周围所有的地方是停车场,七零八落的临时停放着五六辆解放车。

站长是个不到40岁甘肃人,中等个儿。马上开会,热烈欢迎,安排工作。四个到食堂,一个到宿舍,一个去油料室,陈清贵到食堂工作。第一天头疼,就喝了些水睡了一天。站长来看了一下,说是高山反应,休息几天,很快就好了。第二天头疼,站长没来。第三天站长也没有来。第四天早上头不疼了,正端着一个大洋瓷碗面条,站长来了。“能吃了,头不疼了,高山反应就过去了。”站长说,“不是不管你,大家都一样,刚来几天都有反应。下午正式上班,帮厨。”帮厨就是在食堂里打下手,除了炒菜以外的都做:涮锅洗碗、淘米洗菜、端盘抹桌子、扫地架炉子……

“管他干啥哩,反正发工资。”陈清贵对工作不满意,想想老婆孩子,还有对岳父说的话,就会安慰自己。按照自己和老婆的约定,每个月都会把工资寄回家,只留下买日用品的钱。到后来把娘俩接到格尔木,每月上交工资就已经成了习惯。陈清贵还是想当一个驾驶员,直到1965年,站里连续接待了许多大领导,领导来了不仅仅吃个饭,都会看望站里的工作人员,问寒问暖,陈清贵思想才有了转变,打消了当驾驶员的念头,一干就是20年。

拉水是陈清贵每天的工作。运输站选址的第一个条件就是水源。运输站离沱沱河较近,但是取水并不是轻松的事。每天其它工作干完了,就去油桶做的水缸里瞧瞧,如果不够用,就得到河边拉水。海拔4500米的高原,人走走路都喘不上来气,还要干体力活,不是件容易的事。适应了高原气候的陈清贵不惜顾身体,一个人拉上个半大油桶,10来分钟就回来了,每天总是保持水缸里是满的。

有一年那曲遭雪灾,车辆上不来、下不去。养护段的工人们10多天才把路打通。运输站到是没有了工作,可是站上的干菜都吃完了,当了大师傅的陈清贵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给同志们天天做稀饭喝。看到库里一个袋子还有黄豆,陈清贵就用盐水煮了给大家当咸菜吃。站上的同志十几天白米稀饭都咽不下去了,看见盐水黄豆,稀罕地使劲吃,好几个吃的便秘。轮休回到格尔木时,大家在一起喝酒,把这事列为陈清贵的一个“罪状”,罚了两大杯酒。

站上旅社的被褥一年洗两次,夏天到了洗一次,入冬以前洗一次。路过的人不可能像现在的酒店舒服,在站上吃完饭,天黑了就让睡觉。宿舍是大通铺,班组长手里拿着一截一寸高的蜡烛,走到宿舍里才点着,大家穿着衣服睡,过不了几分钟,班长就会喊“吹蜡烛了”,喊完就吹。被子又厚又重,本来就缺氧,又让被子压得喘不上来气,等睡得正香,被人叫起来,说是6点了,车该走了。陈清贵对路过的工作人员的各种抱怨早已习惯了,报以尴尬的笑“没办法,条件不好,都这样。”

陈清贵有个习惯,让他在司助人员中落下好人缘。只要是从格尔木上来的人,他都会主动地区打招呼,“上来啦,走了几天啦?水壶拿下来啊,走的时候给你灌满热水。”说着话,就用油桶盖倒上一盖子汽油,泼到炉膛里的干牛粪饼上,划根火柴点着牛粪炉子。站上有的同志们不解,站长笑笑不说话。后来站长告诉大家“陈清贵人很朴实,也很聪明。格尔木上来的师傅们能给他带来家里的信儿,有时往上面给朋友带的好东西能沾上光,酒啊、烟啊,水果啊,糖啥的,就会悄悄给他点。这些东西在沱沱河那样不稀罕?就是大家轮休下格尔木不得坐人家师傅们的车?哈哈,你们学着点。”师傅们和陈清贵的关系都处得好。许多师傅从格尔木出发,都会拐到他家问一声“给陈清贵带啥不?”

“运输站总能吃上热乎饭,师傅们不一样,路上修车挨饿受冻是经常的事情,到站了,我们就应该多关心他们,给不了别的,一句暖心的话总该有吧。”后来当了副站长的陈清贵始终保持这个习惯,让每个工作人员都这么做。

格尔木海拔2900米,气候比沱沱河好得多。陈清贵轮休回到格尔木,头发很长,脸红彤彤的,手指头有几个冻包,指甲凹凸不平,妻子看着男人心疼,小声嘟囔:“不去了吧,要不还回老家?”“你说什么?”陈清贵高声问,“生活是不是比农村好得多?公家的事不是你说了算,说不干就不干?三年了,我年年是站里的先进,几十号人,大家都一样,这是缺氧,到了老家,就都好了,不会影响身体。”影不影响身体,陈清贵也不知道,他只能这样安慰着解释,年年的先进在他心里感觉沉甸甸的。按照站里批准的天数,陈清贵从不拖延一天,总是按期返回沱沱河。

师傅们到了运输站,吃饭、加油是必不可少的两件事。火车通到甘肃峡东,后来到了柳园。剩下的进藏物资运输全靠汽车来完成。一辆解放车,拉30桶汽油,运到拉萨,自己就要烧掉5桶,拉油的车不用到运输站加油,其它的车都得在运输站加油。师傅们跑青藏线都是结伴,路上好互相照应。一到站就是好几台车,洗漱、吃饭,这个档口,就要加完油。现在的加油工从加油机拿下油枪,对到油箱口,一会儿就搞定了,那个年代,油料库修的比汽车高,从油桶里用手摇加油泵加油。后来改成油罐,胳膊粗的油管子20多米长,拽都拽不动,加油工得是个好劳力才行。陈清贵只帮了一天加油,就被站长重新安排到食堂。

“长垣出厨师。”格尔木基地单位的大多数厨师都是河南的,长垣的最多。陈清贵对厨师工作有着强大的基因,虽然参加工作前自己没做过几顿饭,学起做饭比同事们快多了,3个月就出师,能独当一面。师傅们都夸陈清贵饭做得好,菜炒得好。运输站的饭其实是很难做的。那个时候在沱沱河站多的时候一天接待二百辆,少的时候稀稀拉拉,不见车。师傅、工作人员都有介绍信,吃饭是内部价,住宿不要钱。

1973年,交通厅领导侯杰到格尔木,沿途慰问,到了沱沱河,看到桌上有烙馍卷菜,高兴地边吃边说“河南的师傅,老家的味道。”把陈清贵叫到跟前说:“你知道我?”“站长说了你是河南的,我就做个河南家常饭烙馍卷洋芋丝。”“不错,不错。我和大家都一样,没有特殊,家常饭就行,不要我来了就给我做,平常给大家也做啊。”侯杰鼓励说,“好好干,做饭也是革命工作。”陈清贵把这话记了一辈子。

救助,是运输站的基本职能。从峡东到拉萨20个运输站,除了保障运输,一切过往人员只要到运输站求助,都会得到帮助。第一次进藏的人,都会在沱沱河驻足,因为它是长江源头的正源,沱沱河运输站成了众多进藏人员补充食物和热水的首选。“凡是到站上要开水的一定要保障,需要帮忙的都要帮”这是陈清贵当副站长时给同志们提出的要求。陈清贵在沱沱河运输站工作了20多年,小到几个螺丝、钢钉,给故障车送油、送饭,到受灾牧区抢险救援,帮助过的人数不清,20多年,获得的站上、总站、公路局、运管局各种表彰奖状也数不清。

“在青藏线上干‘服务员’干了一辈子,工作条件是很艰苦,但我没怕过苦。等川藏铁路明年修通了我要走一趟拉萨。”退休在郑州,已经80岁的陈清贵还有一个自己未了的心愿。(作者:王国法  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驻格尔木办事处)


责任编辑:董秀丽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中国西藏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制作单位:中国西藏新闻网丨地址:西藏自治区拉萨市朵森格路36号丨邮政编码:850000 丨邮箱:postmaster@chinatibetnews.cn

备案号:藏 ICP 备09000733号丨公安备案:54010202000003号 丨广电节目制作许可证:(藏)字第00002号丨 新闻许可证54120170001号丨网络视听许可证26105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