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0891-6325020

您当前的位置:西藏新闻网 > 专题 > 争做中国好网民 > 征文

青年要勇于做时代的弄潮儿

2017年04月27日 17:01 来源: 中国西藏新闻网    陈瑶 字号:

张横渠说过:“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禅宗里也有立于菩提树下之说,孔夫子曾让三千弟子立身修德,苏武也曾持旄节立在北海之上,巴金在故居也常思考“长宜子孙”,周恩来少时即有“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之志,因而我也常思青年应以何种姿态立于世。如果人的生命的每一秒钟都得到无限重复,那么人便会像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一样死于永恒。

在这个充满诱惑的社会大剧场中,辛辣奇突如电影般匆匆掠过。每个人都应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我们来到这世界,难道就这样庸庸碌碌一如来时一样干净吗?不能,如此的人生毫无价值。

保尔∙柯察金说过“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会因碌碌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为人卑劣、生活庸俗而愧疚。这样在临终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把自己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的精力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革命年代已经过去,峥嵘岁月已属过往,虽不需要我们青少年为革命事业抛头颅,洒热血,但是我们青少年也应承担起当代的责任,即不忘历史,勇于追求,为“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革命先烈们为了新中国的建立,为了心中不变的信仰,为了迎接绯红的黎明,为了所有人能站在同一片蓝天下畅快自由地呼吸,流着泪,淌着汗,即使粉身碎骨也无怨无悔。先烈们承担起了那个时代的责任,他们中有“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谭嗣同,有写“与妻书”的林觉民,有“弃医从文”的鲁迅先生,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名字,有着不同的成长环境,但是他们有着共同的信仰,做着一件同样的事—建立一个新中国,他们坚信“唯有祖国和信仰不可辜负”。

在和平年代,中国是“飞天”袖间千百年来未落到地面的花朵,是簇新的理想,是刚从神话的蛛网里挣脱的小虫,是雪被下古莲的胚芽,是正在喷薄的黎明。当祖国走上正轨,经济开始腾飞,人们不再为生活而担忧,物质生活水平越来越高的时候,我们一部份人青年开始被安逸的生活迷了眼。有的开始沉迷网络游戏,在虚拟世界无法自拔;有的一味地依靠父母,成为大少爷娇公主,离开父母难以生存。

这应当是我们青年的生活吗?“少年强,则国强”,这就是无数仁人志士用鲜血育养下的青少年吗?时代在改变,我们青少年仍应想起川端康成凌晨四点海棠花未眠,加缪垒山不止的幸福,梭罗在瓦尔登湖的垂钓,仓央嘉措白鹿踏雪的淡然,汪曾祺的花花草草、瓶瓶罐罐,周国平的煮豆洒盐与人食,莎翁的飞鸥与海滔相遇,爱默生的透明眼球譬喻,苏子的一蓑烟雨,王维的清泉石上流。这些人即使在纷繁花瓣中走过,依旧掸衣故清辉,如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即使在世事纷纭中,依旧立着明朗心,如明月松间,菩提微暖;即使在举世欲狂时,依旧立着修华意,如阳光清风,和光同尘。不说我们会有他们的境界,可至少我们应清楚自己的目标,担起自己的责任。

米兰·昆德拉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说到“人永远都无法知道自己该要什么,因为人只能活一次,既不能拿它和前世相比,又不能在来生加以修正”。生活的负担时时都有,无处不在,可是当负担消失,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远离大地和生命,变成一个真空的存在,其运动就会显得毫无意义。于是选择什么?承担还是逃避?重还是轻?

摩西与他的子民受尽苦难决定走出埃及时,耶和华白天以云为柱,夜晚以火为柱抵达乐土时,我们青少年就应选择承担,哪怕天寒地冻,哪怕路遥马亡。光明总是会如期而至,只要我们心生希望,敢于承担。

责任编辑:德吉央宗    

备案号:藏 ICP 备09000733 号      藏公网安备 54010202000003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261059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藏)字第00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412006001
制作单位:中国西藏新闻网 地址:西藏自治区拉萨市朵森格路36号 邮政编码:850000
中国西藏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91-6325020 邮箱:postmaster@chinatibetnews.cn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